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事件
审判长详解南京虐童案四大争议焦点
发布时间:2015-11-23   稿件来源:   【字体大小: 】浏览次数:

  11月20日上午,备受关注的南京“虐童案”二审在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六法庭开庭审理。控辩双方围绕鉴定程序是否合法、鉴定结论效力、被害人程序选择权、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问题等争议焦点展开激烈辩论。

  经过长达4个多小时的庭审,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庭作出终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也就意味着,养母李征琴因犯故意伤害罪,将在铁窗里度过6个月。宣判后,二审审判长周侃接受了记者采访,详解此案的四大争议焦点。

  坚称一审判决存严重错误

  今年4月2日,南京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接到辖区某学校老师反映,儿童施某身上有多处表皮伤,怀疑系遭其养母李征琴殴打所致。

  9月30日,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对该“虐童案”作出一审判决,李征琴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被告人李征琴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请求改判无罪。

  在今天的庭审中,上诉人李征琴在陈述上诉请求与理由时称,一审判决认定孩子身上被打了155处伤是虚假的;判决书有多处证据都不合法,违反了法律程序;故意伤害罪定罪定性错误;挫伤的鉴定无法律依据。

  辩护人现场向上诉人李征琴发问:“在看守所期间对孩子有什么意愿或想法?”李征琴回答说:“我认为学校没有很好地保护我孩子的权益,甚至学校在处理这个事情上处理得非常不好,只考虑到怎样惩治我,没有考虑到孩子怎么办,我觉得学校应该把孩子放在首位。”

  李征琴的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存在严重错误,该案的事实和证据表明李征琴有错但无罪。

  在最后陈述时,李征琴说,“一审对我判了实刑,表面看起来是维护了孩子的权利,孩子跟我分开了,其实恰恰现在才是孩子最不安全的状态。我觉得孩子回到我的身边,不管对他的学习也好、生活健康也好、教育方面也好,都要比他现在安全的多。”

  对此,出庭检察员认为一审量刑适当,证据充分,应当维持原判。

  出庭检察员对李征琴说,在会见你的过程中,虽然时间并不长,但检察员以一个母亲的身份跟你深谈过,对你对孩子的情感是认同的,能感受到你对孩子是出于自己的真心和诚意,因此检察员希望你能够通过这件事检讨自己的行为,正视自己,这是一个母亲应具有的责任与担当。

  法院认为,上诉人李征琴故意伤害他人身体,造成被害人施某轻伤一级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李征琴在实际监护施某的过程中,对其负有抚养教育的义务,但在管教过程中采用抽打的不当方式,造成施某轻伤一级的严重后果,依法应予惩处。考虑到其犯罪的出发点系出于对施某的管教,此情节在量刑时可予酌情考量。

  对四个焦点问题法官如是说

  关于鉴定程序是否合法。周侃表示,鉴定程序系由多个环节构成,伤情检查、拍照固定等仅为鉴定中部分环节,且该过程中有拍照人员、办案人员等其他参与人的见证,伤情照片系法医张某以科学方法拍摄,法医贾某虽未与张某同时参与伤情检查,但其对张某的检查结果已审核确认,二人经共同研究作出鉴定结论,符合相关规定中关于“共同进行鉴定”的要求,该鉴定程序合法有效,故对于李征琴及其辩护人、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的上述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鉴定结论效力。上诉人李征琴及其诉讼代理人提出“皮内出血”不属于《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中的“挫伤”,故孩子的伤情不构成轻伤。法院认为,南京市物证鉴定所出具的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系依法定程序、采取科学方法作出,鉴定结论关于“挫伤”的认定依据了《法医病理学》教科书,符合法医学理论通说及理论沿革,故原审法院对该鉴定意见予以采信,并无不当。

  关于被害人程序选择权。上诉人李征琴及其辩护人、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提出,本案属于轻微刑事案件,被害人依法享有程序选择权,一审法院无视被害人及其生父母不追究李征琴刑事责任的意志,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法院认为,被害人施某的生母张某虽已向公安机关递交书面材料要求对本案调解处理,被害人生父母亦已出具谅解书,表示对李征琴的谅解,但本案被害人系未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其不具备独立判断能力及权利处分能力,而本案所涉刑事犯罪、人伦亲情及法律适用等复杂问题已超越未成年被害人独立判断和处分的认知和能力范围,其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能认识到该项程序选择权的法律后果,其在庭审中出具的书信,表达不追究李征琴刑事责任亦不具有法律意义。

  周侃表示,因张某、桂某作为被害人生父母的同时,亦为上诉人李征琴的亲属,二人考虑到物质生活及学习教育条件优越性对比及亲情关系等因素,代为作出希望本案调解处理的表达,二人不能当然代表被害人施某的独立意思表示和根本利益诉求,公安机关未就此撤销案件,系出于对未成年人生命健康权的特殊保护,并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

  关于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问题。周侃介绍说,本案系故意伤害刑事案件,上诉人李征琴虽出于对施某的关心、教育,但其以暴力手段摧残施某的身心健康,造成严重后果,已构成犯罪,具有社会危害性,应受到国家法律的惩处。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依法对其有抚养教育的权利和义务,但该项权利的行使不得超越法律边界,应受到国家法律的监督。未成年人并非父母或其他监护人的私有财产,其生命健康权不应以任何理由受侵害,物质生活的优越性不应亦无法替代对未成年人生命健康及人格尊严的权利保障。国家作为未成年人的最终监护人,有权力亦有责任对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利的行为进行监督、干预,此系国家公权力的合法行使,符合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的要求。

【打印本页】  【加入收藏】  【关闭】